行万里路,拍万只猫 吴毅平的15年天涯寻猫记

2020-05-28    收藏777
点击次数:357

自称「穷得只剩下猫」的吴毅平常说,这世界上只有两种猫:拍得到的跟没拍到的。为了做好「猫仔队」,他绕着地球拍了好几圈,但是到了巴黎没逛罗浮宫,去纽约不甩第五大道长甚幺样,在里约热内卢还差点忘了耶稣像⋯因为 —我只去有猫的地方!

有人说,动物养久了都会像主人,那幺人对着同一种动物拍久了,是不是也会愈来愈像这种动物?关于这一点,不仅养了好几只猫,还拍猫遍及天涯海角,15 年来乐此不疲的吴毅平大方承认:是的!安静的他话不多,想清楚了才会开口;眼神总是警觉,而且每次约在咖啡店,他总是选择那一个可以从二楼清楚看见整间店的位子坐 — 虽然这有可能是新闻工作的训练所养成的习惯,但实在是让人不由得联想到猫。

从「阿丑」开始与猫结缘

吴毅平拍猫,是从十多年前所养的第一只猫开始。「当时我想要养一只猫,就跟朋友们说,如果在路边发现被遗弃的小猫,记得赶快通知我。」他原本的想法是,先跟朋友去看看猫长什幺样子,再决定要不要养;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不到一个星期,一个朋友就直接拎了只才巴掌大的小小猫给他。更令他傻眼的是,那是一只「非常,非常丑的玳瑁猫,毛色杂乱又参差不齐,简直就像是从坟墓中爬出来的怪兽!」

虽然一开始心里挺抗拒,但是吴毅平又无法狠下心把猫扔回路边,最后决定乾脆帮这只猫取名「阿丑」,就当成与众不同的宠物来养。「后来带阿丑上兽医院,连阅猫无数的医生护士都忍不住对牠的毛色『讚叹』一番,说是很『特别』呢。」虽然阿丑只活了短短五年就因肾脏病去世,却已经足够让吴毅平与猫结下不解之缘。

从帮自己的猫拍照开始,吴毅平逐渐把镜头转向路上的流浪猫,十五年来不曾间断。虽然他也曾经想过要拍些不一样的东西,比方说风景、人物等等,「毕竟一般摄影师的创作生涯,都会有不同阶段划分⋯⋯」,但是,最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对猫情有独锺。「所以我告诉自己,如果我是那种一辈子只能做好一件事的人,就把那件事情做好!」吴毅平说。


▲吴毅平特别喜欢长相有「特色」的猫,俗称「阿丑」的玳瑁猫、三花猫跟乳牛猫各擅胜场。

最爱猫的丰富表情

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他确实努力实践着。担任自由摄影工作者多年,他发现自己对时间的观念与一般上班族截然不同。

对领死薪水的上班族来说,能在某个午后溜出办公室偷得浮生半日闲,是再快乐也不过的事;但是对他来说,这种没有工作的时间是「零产值」的,不仅没有快乐的感觉,还有罪恶感。所以不论身在何处,只要有点空档,他一定会出门拍猫去。「一开始本来只是一种习惯,后来渐渐变成期待。」

吴毅平表示,「在路上找猫拍,最棒的事情就是:即使是猫咪睡觉或是打呵欠这种感觉已经拍过太多次的题材,往往还是能够在想都没想到的地方,发现猫以不可思议的样子睡着大觉。」

或许是因为从一只绝世丑猫开始与猫结缘,吴毅平对于丑猫情有独锺,甚至曾发过「猫不够丑就不拍」的豪语。他认为,猫跟狗最大的不同,就是猫不是只有「可爱」而已,还有丰富的表情。

「猫如果愿意给你拍,牠就是不动,但是狗如果给拍,就是摇着尾巴跑来黏你、舔你,虽然很可爱,但也只拍得出可爱的样子。」吴毅平表示,「猫就不同,会无聊、生气、冷漠,甚至一脸睥睨,当然也有楚楚可怜或撒娇的一面。但即使是吃着剩饭的流浪猫,也不会像流浪狗一样,露出垂头丧气的可怜相。」或许因为打从心底欣赏猫儿天生的独特气质,吴毅平镜头下的猫不仅自在,更拥有各种拟人化的逗趣表情,搭配上他「冷」中带点黑色幽默的标题做为注脚,常能让人看得哈哈大笑。


▲每次有人问他出国有没有豔遇,吴毅平总回答:「有啊,小猫一大堆。」

(拍猫有三不,你知道吗?!)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