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为什幺没人做心导管? 民众对医疗照顾的「合理期待」是什幺

2020-06-18    收藏294
点击次数:819

一个急诊案例所突显的大问题。

基隆地区有病人觉得胸部不适,送到医院急诊。诊断是心肌梗塞,但必须再送到别的地方的另一家医院,才能执行紧急心导管治疗。最后病人没有被救起来。

病人家属觉得不该发生这种状况,也有许多意见。只是,民众对于台湾医疗照顾的合理期待,应该是什幺?

是无论任何时间,无论任何状况,无论住在台湾什幺地方,365天24小时,都能执行紧急心导管?都能执行紧急开脑手术?都能执行紧急开心手术?还是这些紧急手术都只有大都会的非假日白天才有,下班时间或是假日就都没有?

这不只是医疗资源问题。这是尖端又稀有的重症难症的紧急医疗资源问题。

医院要配置一套心导管设备,至少要三、五千万元。再加上会使用的放射师、护理师与心脏科医师群,再加上无法放置血管支架时的紧急开心手术团队,再加上放完支架之后要负责照护的加护病房医疗团队,再加上有能力诊断出心脏病的急诊医疗团队。

这样一个有能力365天24小时,从诊断到完整治疗突发心肌梗塞病人的医院,单单只是这些医疗团队人员,就至少是个50人以上的团队。先不谈这些团队的人事费用每个月至少就是1,000万元以上。有能力的医疗人员人数不足,买再昂贵的医疗设备,也没人会使用。这些医疗人员本身就是非常珍贵的医疗资源。

如果新闻报导无误,那整个基隆在那个假日,紧急心导管治疗的医疗资源的确是缺乏的。但如果我们把地点改成基隆以外的任何一个台湾地名,那又会是什幺状况?如果不是紧急心导管,而是车祸脑出血后的紧急开脑手术?如果是事先无法预测的突发产妇重大併发症?如果是突然来到这个世界体重不到1,000公克的早产儿?那又会是什幺状况呢?

因为这些急症、重症、难症处理困难,医疗设备非常昂贵又複杂,这些人员本来就需要长时间的训练甚至实际经验,才能处理每一个困难的病人。这些医疗人员们本来就是稀有又珍贵的医疗资源。如果医院的老闆把医院当做工厂,如果政府的制度也让这些人就像是血汗劳工。无法承受的血汗劳工们,就会一个一个离开明明是医院、但运作却像血汗工厂的工作岗位。最后就会造成「就算医院的硬体再好再精密,但是没有这些珍贵的医疗人员,仍然无法为病人提供该有的治疗」这个现在已经愈来愈明显的医疗崩坏现况。

而且就算有了医院、医疗人员,如果没有足够的病人数与实务经验,这些医院与医疗人员,随着时间一年一年过去,仍然会慢慢愈来愈无法跟上科技进步的脚步。

这些困难複杂的紧急医疗处理,需要昂贵又精密的医疗设备与空间,需要有能力的医疗人员,需要有足够的病人数量才更能累积经验。也正因为种种的条件限制,这些急重难的医疗处置,本来就只能在能满足这些条件的少数医学中心裏执行。它本来就不可能在每一家医院做。而在台湾目前被错误健保政策的压迫与过长工时的压榨之下,本来就做不到每个县市都能有一个有完整紧急医疗能力的医学中心。

我们的医疗资源配置,我们的急重难紧急医疗资源配置,真的要做到、也真的能做到让全国每一个县市,都有一家有全方位能力的医学中心吗?还是我们应该承认,无论人口、区位,就是会有无法让一家这样的医学中心能持续发展的地区存在?医疗资源的分布的确无法平均分配?

但是我们可以採取另一种策略,另一种让这些急重难症儘量少发生、或更早就被发现的作法。

在这些缺乏急重难症处理能力医疗资源的地区,我们可以投入更多资源来控制与管理慢性病,投入更多资源来早期发现癌症,早期发现心脏病中风的高危险群。这些慢性病人与高危险群,会因为我们所投入的这些资源,而让他们发生突发不幸状况的机率下降,比之前更低。

我们的确没办法为他们做到365天、24小时的急重难医疗,但我们可以努力让他们减少需要这些医疗照护的机会。

突发的心肌梗塞,其实并不那幺突然。有没有做过能真正早期发现心肌梗塞风险的健康检查,而不只是抽抽血、量量血压,恐怕也不无疑问;没有心脏病史更不是「不会发生心肌梗塞」的安心保证。

从这个案例发生之后的病家反应与民意代表的慷慨激昂看来,台湾民众已经把医疗照护,即使是非常稀有、困难危险又紧急的医疗照顾,当成是生活中一定要随时随手随地可得的资源。而全民健保的错误制度设计,更加强了民众这些认知与想法。

殊不知,正是这种不珍惜医疗资源的观念,才会让大量医疗资源被滥用,造成医疗人员过劳,所以才会有愈来愈多的医师、药师、护理师、放射师……选择离开。

全世界有多少个国家,能让她的「全国民众」,在心肌梗塞发作后的一个多小时以内,立即进行心导管支架置放手术呢?

个案的发生让人遗憾。但遗憾的背后是许多观念、制度与政策的堆叠出来的大问题。台湾的医疗现状与观念,再不努力翻转,于急速高龄化的状态下,让人遗憾的案例恐怕会愈来愈多,病人、政府、医疗人员「三方全输」的困境也将愈来愈可怕。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