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2019年一份历史性档案

2020-07-23    收藏803
点击次数:554

献给2019年一份历史性档案

1948年,南京。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国大代表投票选举中华民国政府正副总统。

2019年备受关注的日子,是中国大陆赤化的1949年七十周年。1911年孙中山建立的共和国因内战被分裂为两个中国——大陆,共产党专制的红色中国;台湾,民主宪政的中华民国。这是铁一般真实而且长达七十年的事实。所谓「一中」的争议,不过是次要的问题。研究1949年中国历史的大变局,已有很多论说,却莫衷一是。何处是彼岸?海峡浪滔滔。

笔者沉浸于史料经年,上下求索、动手动脚找东西。有感于近来大陆「武统」之声张扬,甚至有军头仿效毛泽东当年「惩办战犯」之举,放言对「台独战犯」之首要(李陈蔡三民选总统)施以绞刑的威胁。不由得对七十年前的战犯问题作一番考究——我的心得是,发现一份1949年朝野九十九人签署的《反共救国宣言》文本长期被淹没而罕见于众多史着(此件複本现存于台湾国史馆)。此宣言实为对中共主打「惩治战犯」的坚强回应,也是国共从「划江而治」走向隔海而治的重要史料。

二战后制定处理战争罪犯原则:军事法庭审判

回顾当年局势。中共赢得辽瀋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之后,军力已经超过国军,取得很大优势。国民党内主和派声势上升,视大局失败归咎于蒋介石,桂系白崇禧于1948年圣诞前夕致电蒋,促与中共言和;蒋则于1949年元旦文告中,表示个人进退绝不萦怀。而毛泽东于元旦前三天以「权威人士」之名提出惩治蒋为首的战犯,名列43人。接下来,1949年1月14日毛髮表愿与南京政府和谈的八项条件,第一条就是「惩治战犯」。蒋终于1月21日被迫宣告「下野」,由副总统李宗仁出任「代总统」。李上台后怀抱「划江而治」的幻想,汲汲于和中共停战谈判。4月1日组成张治中和谈代表团赴北京,中共以毛「八条24款」为要狭,不容丝毫改变。代表团本来就是一班亲共政客,被讥为「可怜虫」,在北京听任周恩来软硬搓捏半个月,正式谈判只有两天。最后派黄绍竑回南京覆命,政府拒绝协定。和谈失败。

这次隔江和谈的实质,是中共要求政府「无条件投降」。最昭着的手法,就是毛提出的「惩办战犯」。将国府高层要员一网打尽,天下哪有这样的和谈!还有半壁江山、近二百万军队在政府方面。因此,国府严正抗拒,并指出国共内战性质,和国际战争根本不同,自无战犯可言——不久前结束的对二战德日战犯的审判,人们记忆犹新。那是获得国际公认的处理战争罪犯的範例。众所周知,纳粹和日本法西斯发动二战,给世界造成巨大死亡的浩劫。从雅尔达会议到波茨坦会议决定对德日战犯予以惩罚,邱吉尔、罗斯福与史达林曾有意以政治手段处理,遭到法官们的抵制,反对由战胜国少数人的惩罚,而应交付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以彰示法律的公正与尊严。因此,纽伦堡、东京两场大审判,都履行了严肃的法律程序,分别判处戈林等十二名纳粹要犯和东条英机、土肥原等七名日本军阀绞刑,以及其他罪犯的刑罚(还有五千余日本战犯在上海、马尼拉、伯力等处受审,有数百人被判处死刑),到1948年才完成全部审判。

中共惩办战犯是一场煽动恐怖与仇恨的喧嚣

欧美法官自诩于审判二战罪犯「为后世留下典範,让后人永记:地球乃是一个文明乾坤,谁也休想胜者为王」——他们说服了英美苏三巨头,但无法影响毛泽东。毛以胜者为王的姿态,在会谈前就亮出杀气腾腾的杀手锏:惩办「罪大恶极、国人皆曰可杀」的战犯,甚至要狭李宗仁先逮捕「头号战犯」蒋介石交给共军为先决条件。国府嗤之以鼻,仅以「节外生枝」斥之。明眼人则看出毛乃暴民称王的本性,毫无现代法治人权之念。毛大造「战犯可杀」的声威,和李闯王张献忠以杀戮震慑天下的造反别无二致。但是,可以煽动暴民,却不能得逞于面对苦战的国府大本营。

在和谈结束的4月16日,李宗仁召集最高会议,黄绍竑报告和谈经过,透露毛私见他的许诺:「李宗仁若签订和约,可以任中央政府副主席;白崇禧退回两广,共军绝不开进桂粤……」白将军听到如此屈辱诱降,怒髪沖冠,当场将黄痛骂到抬不起头,血压突升,黄即送中央医院……随后国府进入紧急撤退部署,绝不投降。殊不知江防关键的江阴炮台已叛变,被中共地下党所控制,21日毛朱发布渡江总进军令。华中战区统帅白崇禧领军35万,加上西南各部,国军共计尚有180万之众,力图守住半壁河山。虽然没有成功,有几名将军投共,但也没有「惩办战犯」这回事。即使在内战结束后,中共关押过一批战俘在抚顺,也没有进行过「战犯审判」。可见,惩办战犯,只是一场製造战争恐怖与仇恨的喧嚣。但毛的嗜杀仍未抑制,对于遗留在大陆的国军官兵,除统战对象外,在「镇压反革命」等运动中被杀戮者不计其数(中共官方透露,镇反运动被处决者达87.36万人,包括国军人员)。

九十九人反共宣言是维护宪政法统的重要史料

在政府迁移广州之后,朝野以坚定的反共意志,回应中共的进逼,这就是前面提到的7月7日《反共救国宣言》的发表。宣言九十九名签署人,涵括政党领袖、五院院长、内阁成员、各省参议长及省主席、军事首长和文教界领衔人物。这反共阵营的组成,和毛43名「首要」侧重「蒋宋孔陈」和军事将领的僵化陈俗大异其趣,签署人没有宋家、孔家、陈家,甚至没有蒋经国,毛43点名战犯中只有22人参与签署。透过近百名行宪以来权力体制参与者,凸显一个宪政国家对一群武装叛乱者的威仪,而非个人情怨。饱含对中华民国法统的忠诚和对民意的珍怀不渝。尤其令人振奋的是,知识界的自由民主大师胡适博士,不畏赤焰瀰漫,在蒋中正、李宗仁、阎锡山三位党国巨头后作第四位署名,颇具深意,给那般毫无政治识见的教授学者一个警示。接着三位:于斌、曾琦、张君劢,是宗教界、青年党、民社党的最有影响力人物。尤其张君劢,是中华民国宪法的起草人,一位权威学者。竟然被毛列入43名首要战犯之末。显然是毛的蓄意报复,因为在抗日时期,只有他和胡适写过要求中共放弃「武力割据」的文章,并支持政府行宪。

宣言的文本部分,只有六百字,概括三层含义。一、当前危难产生的原因,是中共凭借抗战坐大之武力,利用国力凋敝机会,扩大战端所致;二、中国未来若为中共统治,人民自由人权经济生活无希望,历史文化将有灭绝之虞;三、国难当前,只有精诚团结,反共到底,才能克服空前未有的危机——今天看来,宣言指出国难之因与中共统治之祸,都极具远见,尤其针对毛的独裁专制祸国殃民,已为大量史实所确证,虽然宣言呼吁的团结一致,如蒋李分歧,在1949年的溃败局面下很难实现。但我认为这篇宣言,作为国民政府在大陆执政时期的最后大型文告,以其临危不屈的道义内涵和广泛的朝野代表性,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意义。不仅反映1949年最后几个月国共内战的态势,也记录蒋介石主导的国民政府的主流意识和对宪政体制的勇敢坚持。我们不能以成王败寇的历史观评论国民政府1949年在大陆的失败。这九十九人是践行孙中山建国学说虽败犹荣的继承者,他们大部分都在和共产党竭力奋斗之后,辗转去了台湾。将中华民国的法统传承下来,辛亥革命的圣火由此得以延续百年不绝,台湾终于建成一个无愧于文明世界的民主自由繁荣的国家。

这象徵众志成城的九十九人,当年平均年龄56岁,超过半数具有「海归」学历,正是一个可有作为的政治文化族群,他们今天已经全部离开人世,除其中十三人在最后半年投共外(李宗仁1965年),值得我们研究国共历史的人,铭记他们的夙愿与忧愤。因此,特勉找出他们的背景资料表列于后。应该说明的是,这份《反共救国宣言》在1949年发表时,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也许,限于当时局势的发展,而迫切的战事新闻太多,以致今天的研究者对此宣言,难以搜寻。现在可以找到的出处,是台湾国史馆的《蒋总统事略稿本》(相当于蒋介石年谱)和《中央日报》档案版。感谢友人协助,这份珍贵的档案才得以重见天日。

(2019年2月13日纽约)

附录:《反共救国宣言》全文、签署人资料、中共提43人战犯名单

《反共救国宣言》1949年7月7日

十二年前之今日,中国政府与人民为保卫国家生存,维护世界和平,对侵略主义者发动全面抗战,经长期艰苦奋斗,抗战军事始告胜利结束。在此战后四年之中,中共党徒如果体念民国缔造之艰难,抗战牺牲之深巨,激发起爱国天良,放弃武装叛乱之阴谋,接受政府和平建设之方针,使人民安居乐业之愿望得以实现,国家複员建设之计划得以进行,则中国已成为民主统一和平繁荣之国家,对于世界安全人类幸福有其重大之贡献。不意共党凭借抗战时期乘机坐大之武力,利用抗战以后国力凋敝之机会,破坏和平,扩大战祸,八年抗战之成果为其所摧毁无余,而国家危难比之于十二年前更为严重。

吾人深知中国如为共党所统治,国家绝不能独立,个人更难有自由,人民经济生活绝无发展之望,民族历史文化将有灭绝之虞。中国民族当前之危机实为有史以来最大之危机,而中国四亿五千万人口一旦沦入共产国际之铁幕,远东安全与世界和平亦受其莫大之威胁。

今日国难当前,时机迫切,吾人特共矢精诚,一致团结,为救国家争自由而与共党匪徒奋斗到底。吾人生死与共,个人绝无恩怨,民族之存亡所系,党派绝无异同。国家之领土完整与主权独立一日不能确保,人民之政治人权与经济人权一日不能获致,则吾人之共同努力即一日不能止息。所望我全国同胞与政府通力合作,齐一意志,集中力量,重建抗战精神,坚持反共战斗,克服空前未有之危机,完成救国之使命。

宣言签署人:(共99人)

蒋中正、李宗仁、阎锡山、胡适、于斌、曾琦、张君劢、吴敬恆、徐傅霖、于右任、居正、王宠惠、何应钦、张群、邹鲁、程潜、吴铁城、钮永建、吴忠信、李文范、李璜、白崇禧、徐永昌、朱绍良、陈诚、马步芳、马鸿逵、童冠贤、刘哲、翁文灏、朱家骅、傅斯年、钱穆、张发奎、陈济棠、余汉谋、薛岳、黄旭初、杨森、刘文辉、王陵基、卢汉、谷正伦、陈立夫、王世杰、张厉生、左舜生、蒋匀田、陈启天、余家菊、俞大维、李书华、刘健群、白云梯、张道藩、谷正纲、胡宗南、郭寄峤、陶峙岳、董其武、董钊、贺衷寒、萧同兹、成舍我、杭立武、黄季陆、张其昀、张云、辛树帜、李寿雍、欧阳驹、吴国桢、何成浚、潘公展、林翼中、黄朝琴、陆幼刚、方天、周岩、邹作华、张维、李品仙、丁文渊、顾毓琇、向传义、尹继伊、唐伯球、平刚、周鸿经、林一民、张洪沅、盘珠祁、邓传楷、张廷休、汪德耀、马元海、高上佑、范众渠、任忠杰。

中共1948年12月24日公布43名战犯名单

蒋介石、李宗仁、陈诚、白崇禧、何应钦、顾祝同、陈果夫、陈立夫、孔祥熙、宋子文

张群、翁文灏、孙科、吴铁城、王云五、戴季陶、吴鼎昌、熊式辉、张厉生、朱家骅

王世杰、顾维钧、宋美龄、吴国桢、刘峙、程潜、薛岳、卫立煌、余汉谋、胡宗南、傅作义

阎锡山、周至柔、王叔铭、桂永清、杜聿明、汤恩伯、孙立人、马鸿逵、马步芳

陶希圣、曾琦、张君劢

来源:开放网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