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像个孩子

2020-07-24    收藏174
点击次数:372

老家在霹雳安顺,我却在雪兰莪万宜加影一带住了快二十年,甚至在这里置业。


嫂子问我喜欢这里吗?我想了想回答:“说不上喜欢,就习惯了。”在这里,要我找一个扣子还是钉子,我也知道往哪里去。但要嫌弃的话,这座城还是一大堆缺点。

整个5~6月都在外环游的状态,直至今早,在自己几乎环游半岛一圈后,我终于归家,到邻近相熟的印度煎饼店吃早餐。

前两天喉咙发炎,痊愈前的状态是失声。煎着饼的印度大兄远远的问我要吃什幺?我说了,但就连我自己也没听清楚。他没重复,我开始怀疑他听清楚没。未几,食物上座,准确无误。这不是大数据,而是相熟的陌生人开始把你当成朋友,记得你说过的话。

最近在实践着自己归零的状态和可能,犹如当年我离乡背井的那前奏。忐忑有一点,期待更多,都往一个方向叫“憧憬”。归零是必然的,否则不进则退。然而,归零是否也意味着自己即将失去?嗯,不知道,做就是了,当然,冒着的风险,或许就是失去的乡音。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