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遭至亲乱鞭打‧三胞胎被虐一死

2020-07-25    收藏345
点击次数:904

疑遭至亲乱鞭打‧三胞胎被虐一死(柔佛‧麻坡15日讯)于第十二届大马大选时诞生的3岁三胞胎兄弟,疑齐齐遭父亲虐待,身上多处有被鞭打的伤痕,其中最小的三胞胎弟弟的伤势最严重,他被紧急送院救治后,抢救无效,于週日下午逝世。由于三胞胎兄弟常常被鞭打,加上他们的母亲也曾向安亲班院长承认,孩子的伤势是她丈夫鞭打造成,警方在事发后已扣留三胞胎的父亲调查。2姐妹没鞭痕疑被父亲虐死的男童郑锦智与另两名双胞胎哥哥锦腾和锦祥随双亲同住在麻坡巴冬区巴力布叻,他是于週日下午在峇株巴辖一家私人医院过世。小死者在三胞胎兄弟中排行最小,据了解,他的另两名兄长的身上也有鞭痕,但情况不比死者严重。警方接获医院的投报后,週一扣留死者的39岁父亲郑东裕协助调查。截至週三中午12时,验尸报告仍未出炉,以确定死是否死于被虐。据知,小死者生长在一个小康之家,双亲的经济能力不俗,父亲是一名油棕树苗商,母亲许美珠(33岁)在一家土地测量公司担任经理,一家人住在一间双层独立式屋子。三胞胎男童尚有两名姐姐,分别是8岁大姐郑静楟及5岁二姐郑靖涵。据了解,姐妹俩身上并没有鞭痕。另一方面,死者的安亲班老师受询时披露,他们经常发现三胞胎兄弟的身上有伤痕,其中小死者的伤势相当严重。“从週一开学起,死者的两名兄长便不再到安亲班,老师也无法和家长取得联繫。”她也提到,三胞胎的两名姐姐偶尔也会现身安亲班,但院方未察觉她们姐妹俩有任何异样。老师见伤痕母指跌伤三胞胎兄弟之前是由保姆照顾,但因保姆不再看顾,母亲便于4月将他们送到一所安亲班就读。据安亲班院长披露,老师经常发现小死者身上有严重的伤痕,不过死者的母亲往往都说是死者自己跌伤造成的。“三胞胎兄弟刚到安亲班时,有一天他们的母亲突然质问老师为何将她的孩子鞭打至身上留下鞭痕,老师否认后,她这才承认是孩子的父亲鞭打造成。”她说,有好几次老师见小死者的伤痕相当严重,便致电小死者的母亲,坚持要她到安亲班接孩子去看医生,否则院方便会自行带小死者到医院治疗。“但几天后,我们也没有看见小死者的伤处有敷药。因着三胞胎兄弟的父亲从不与老师交流,老师只好致电询问他们的母亲有关孩子的伤势,皆被告知孩子身上的伤痕是跌伤的。”她指出,小死者的二哥的下巴也曾于近期受伤缝了6针,受伤原因不详。“院方都有将小死者生前受伤的照片拍下来,警方要索取的话,我会给予全面配合。”安亲班院长:3胞胎恐惧回家安亲班院长指出,三胞胎兄弟都是由父亲载送到安亲班,傍晚近6时则由院方的小型货车载送回家,但他们发现,三胞胎兄弟对回家充满恐惧,尤以小死者的情况最明显,会嚎啕大哭甚至不愿上车,这点令老师们感到不妥。她说,在刚过去的两週学校假期之前,小死者的两名兄长仍有到安亲班,只有小死者缺席多天至学校假期。但她说,她最后一次见到小死者是在靠近端午节那段期间,当时,她发现小死者的眼部肿胀,身体多处也有不少鞭痕。“学校于週一开学后,小死者的两名兄长也没有来上课,直到週二我们便听闻小死者丧命的消息。”她称,小死者不是很难管教的孩子,偶会比较好动些,对老师来说是非常普遍的小孩性格。警等验尸报告麻坡警区副主任李春延警监指出,警方已援引儿童法令31条文调查男童疑被虐死案。“警方仍在等候验尸报告,不过小死者的头部、脸部和手部都有受伤的痕迹。”他也证实,警方于週一中午12时,扣留了小死者的父亲助查。宁冒险不捨弃一胎儿三年多前,许美珠怀上三胞胎后,得悉一些怀着三胞胎的孕妇为了降低生产时的风险,而忍痛选择捨弃其中一个胎儿。但她不愿剥夺其中一胎的生存权利,宁愿冒着生产的危险,勇敢把他们生下来,如今幼儿去世,让人不胜唏嘘。许美珠3年前在三胞胎满月时,曾向媒体透露她怀孕的挣扎。“我从来没有考虑要牺牲其中一个胎儿,因为每一个胎儿都是一个生命。儘管我曾有过两次怀胎的经验,但为了不捨弃其中一个胎儿,我此次怀孕期间特别小心,并严守医生的叮咛,特别是不允许自己跌倒而伤及胎儿。”回想孕育三胞胎的那段日子,许美珠形容过程虽然“恐怖”,但成果却是美丽的。肚大如巨蛋走路都痛许美珠临产前一个月最难捱,若非丈夫的照顾陪同,她相信很难撑过这个煎熬。她说,在即将生产前一个月,肚子大得好像抱着一颗巨型恐龙蛋,一天比一天痛,最后连走路都痛。这种痛是她之前怀孕时前所未有的,她几乎痛到每天以泪洗脸,不过为了肚里的三个胎儿,她都一天天给撑下来。“我怀三胞胎的初期与前两胎并无两样,直到六七个月后,我才开始感到吃力,因为胎儿越来越大,而我却越来越瘦。庆幸有丈夫一路陪同照顾,分担了我不少痛苦,让我走过这段难熬的日子。”3胞胎相隔一分钟出世小死者郑锦智与两名同胎哥哥,是于2008年308大选当天凌晨6时许剖腹出世,三兄弟的出世时间仅相隔一分钟,哥哥锦腾在6时57分出世、二哥锦祥在6时58分出世,而锦智则在6时59分出世。许美珠怀孕一个多月体检时,医生告诉她怀上三胞胎,令她难以置信,因为她和丈夫的家族都没有多胞胎的遗传,她还因此跟医生争辩。后来,医生一再为她扫描后,最终证实她肚子里真的有三道心跳,这时她才接受事实。‧2011.06.15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