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艺术中心:【都市漂流 Urban Rafting】20

2020-05-23    收藏892
点击次数:179

99°艺术中心【都市漂流 Urban Rafting】2019 林仲威创作个展

都市漂流:致咖啡达人 80x130cm

99°艺术中心:【都市漂流 Urban Rafting】20

都市漂流:迷走 91x72.5cm

99°艺术中心:【都市漂流 Urban Rafting】20

都市漂流:慌乱的穿越 91x72.5cm

99°艺术中心:【都市漂流 Urban Rafting】20
    展期

    日期:2019-08-03 ~ 2019-09-28

    地点

    台北市承德路七段286号B1(S7美术馆)

      展期:8.3 ~ 9.28
      开幕:8.3 (Sat.) 15:00
      艺术家林仲威&与谈人艺术顾问周士涵
      开放时间:週二至週日11:00~18:30(週一公休)

      林仲威《都市漂流》系列创作自述

      我从高中时期开始,一直钻研在写实绘画技巧上。在台湾的传统美术教育着重在再现眼睛可及的範围,初步以临摹前人作品来训练各种表现技巧,进一步则将各种图像重新排列组合。目的为训练素描观念,使画面有效成为一种幻觉,让观众相信画中世界的真实性。

      在研究所时期开始描绘鱼缸中悠游的金鱼,藉以表达自身处在这社会的状态。金鱼只有短暂的记忆力,总是在一个转角处忘了前面做过的事,所以一只金鱼所 生活的鱼缸空间只需要大过牠所能记忆的範围。当牠从一处来到另一个地点花超 过数秒的时间,牠就会忘记了前面所经过的地方,而以为自己来到一个未知的空 间,永远误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辽阔的世界。事实上,牠永远都被豢养在一个小 鱼缸里。这其中的相似性从我观察的鱼缸转移到身边的好友,我发现我们也如同 金鱼一般在这个没有出口的水缸打转,总是没有目的地从一个目标转换到另一个 目标,最后回到了原点,我察觉这样的处境也是这个社会普遍的现象。

      当照片中的模糊也成为绘画的一种表现手法,照片的特质也跟着被转移到画作上。摄影中有种技巧是刻意将光圈调大,再将镜头的焦距集中在前景的主题上, 让背景或其他无关紧要的物体模糊化成为「散景」,让主题更明确,而背景中杂乱、不重要的讯息模糊化,或者让焦距没有对焦在任何物体上,使影象全都一致性的模糊,这属于刻意「失焦」,让画面全面模糊而抽象化。

      我就像一个拍摄社会景观的摄影师,捕捉了当代社会的某种样貌,拍摄的内容是由我的视点切入,而照片的模糊也暗示了拍摄者投入情感的诠释。虽然一般来看,我还是利用我拍摄的照片作为素材,可是我要的是绘画视觉上吸收了摄影的影像特徵,并从其中暗示着其他金鱼眼中的模糊。

      当我模仿由照片合成的草稿,将摄影对事物「即时的反映」也一併带入我的绘画中,当绘画拥有摄影才有的「聚焦」、「模糊」、「透视变形」等特徵,同时持有绘画的主观性,这使观众对影像的感知在这两者之间产生来回的摆动,最后突显出某种真实感。

      在我的画中,金鱼是观察这个世界的观察者也象徵着这个都市的任何一个人,

      成为了寄居在这个都市的旅人的符号。金鱼是漂流的动物,丧失了自主性,只能
      随着主人在水缸中生存。金鱼可以从一个角落悠游地游到另一个角落,从一个水缸被换到另一个水缸,就像人从某座城市来到另一座城市漂流,这样的状态让我想起自己,曾经只身到另一个都市生活的经验。当我来到一个新环境,这里是陌生却又充满新鲜感的,让我满怀好奇想四处探索,当夜幕垂垂,城市安静下来的时刻,我跟着其他人来到深夜咖啡馆、美丽的景点时,却意外感受到孤独。

      金鱼有着一双癡呆的眼神,牠们并不像其他动物这幺有灵性,牠们在我的绘画中也没有水汪汪、炯炯有神的眼睛,甚至呆呆的望着某处,令金鱼看起来无神。金鱼的眼球埋在牠们大大的头里,眼球的光泽正好是被隐埋住的,光线无法直射在金鱼的眼睛上。

      而这样的眼神引起了我的共鸣,让我想起自己在照镜子的经验。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之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时所看见的自己。无神的眼睛可能来自于感受的疲乏,可能来自面对世事的无奈或是冷漠,我觉得那是颇具吸引力的......, 是什幺隐藏在无神的眼睛之下?

      我常常观察着行走在路上的陌生人,似乎心神不宁或是若有所思的游移在这个都市的街道上。行色匆匆的街道上来来往往,彼此陌生却有着不同身份背景的人们,他们也有着同样的眼神,那是我对这个城市的经验。这城市并不是没有欢乐的人,热闹的街道,只是我更关注的是疲惫、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们对于现实不可轻易改变的无奈。

      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研究法国诗人波特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的作品《恶之华》(Les fleurs du mal)的风格与现代性发展出「漫游者」(Flâneur ) 的概念(也翻译作浪蕩者、浪蕩子)。在班雅明的《巴黎:十九世纪的都城》中说道:

      「波特莱尔的天才是寓言性的,忧郁是他天才的营养源泉。由于波特莱尔的缘故,
      巴黎第一次成为抒情诗的题材。他的诗不是地方民谣;与其说这位寓言诗人的目光凝视着巴黎城,不如说他凝视着异化的人。这是漫游者的凝视,他的生活方式依然为大城市的人们与日俱增的贫穷洒上一抹抚慰的光彩。

      「漫游者」是一种置身于城市的文明与繁华之中,却又以旁观者的姿态观察城市,在拥挤的人群之中漫步,不急忙不徐地思考,把都市当作自己的住所生活着。漫游者也是社会中的边缘人,在波特莱尔笔下出现的代表人物有诗人、拾荒者、妓女,诗人和拾荒者他们都是孤独的,生于都市却处在不安的角落。他们总是会在城市中寻找自己所需要的灵感或物品,而他们常常出现在车站、商店街广场等场合观察着现代社会的现象。

      每一件绘画的画面就像摄影的镜头暗示着拍摄者的视角,这个视角是属于画家的。在我的作品中同时也是模拟另一只金鱼的视角,前面谈到画中的金鱼可以是都市里的任何一个人,牠的真实身分隐藏在金鱼的符号之下。牠可能是流浪者、返家的上班族、异乡的旅客或是居住在城市的居民……,在画中被放大的金鱼是拟人化、去身分化的。因此金鱼成了象徵人的符号,符号拥有开放的空间给观众诠释。

      金鱼带领我们透过这个角色的视角,去观察这座城市的其他鱼群以及建筑。 里头的金鱼常常是徐徐游在路上或是停留在照片静止的瞬间。透过对金鱼的观察, 观众也观察金鱼所处的场所空间与生活情景,展现出城市景观的历史与现代交融、纪念碑式旅游主义、社群媒体带来的自拍文化。

      我所描绘的金鱼如波特莱尔笔下的漫游者缓缓游移在这个都市空间之中,而这种观察必须是更感性的、更主观的。我藉金鱼来比喻人,从自身生命经验出发, 描绘一群属于在社会中漂流而孤独的人们,悠游自在地生活在这座城市的舒适圈里头,牠们可以自由地穿梭旅游在任何空间,却离不开名为命运的水缸。金鱼的身体柔软、美丽,眼神却是迷离、困顿的,而我所捕捉的就是这些金鱼们生活下的日常风景,这些风景蕴藏了我对这个社会都市温柔的关爱。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