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火相传(二)‧珠绣昔日风华‧添新元素迎时代考验

2020-08-02    收藏745
点击次数:713

薪火相传(二)‧珠绣昔日风华‧添新元素迎时代考验异族通婚所诞的混血儿,五官精美深邃,恍似上天派来人间的安琪儿,而由华裔和巫裔通婚后所诞的娘惹峇峇亦如是;异族文化交融后所产生的文化作品,手工精緻立体,犹如神仙赠予人间的罕见精品,而娘惹峇峇结合华巫裔传统文化所製成的珠绣作品也同样精美。娘惹峇峇可说是我国少数族群,但也因此,他们的文化更值得我们珍惜和保存,若连我们都不愿协助保存这些大马独有且稀有的文化,相信很快的它们就会被主流文化掩盖及淘汰。峇峇娘惹是大马社会的一个特殊族群,他们是15世纪初从中国南来的华人与土着通婚后繁衍出来的混血后裔,文化与生活习俗同时融合了马来和中华文化,至于他们的饮食、语文和服装则多受马来文化影响,但在生活中仍保有一部份中国传统习俗及文化。其中,娘惹珠绣手艺延续了中国传统手工刺绣的艺术之美,充份展现娘惹心灵手巧的优点,也尽显娘惹文化的内涵与优雅。旧时,娘惹传承了中国妇女的慧心巧思,精于刺绣和缝纫的传统妇德。尚未出嫁的娘惹都得先学习珠绣手艺,以期出嫁时能把自己亲绣的巧手之作赠予丈夫和夫家,藉此展现为人妻及为人媳妇的贤良淑德。现年70岁的娘惹林秀星从5岁开始就跟姨祖母学习珠绣手艺,当时,因年纪还小,她只是在姨祖母旁边帮忙拿彩珠,或替彩珠分类,并在往后漫长的岁月中,慢慢从姨祖母手中学得珠绣技艺。“早年很多娘惹没有机会受教育,但她们多具有一手好厨艺和好手艺。平日,她们除了必须入厨房,同时也得通女红。当时的娘惹多是在15岁至18岁时出嫁,因此,她们是从11岁开始学珠绣,以便在出嫁前使用从欧洲进口的彩珠,为丈夫、家公家婆、姑嫂等绣好珠绣鞋,待出嫁时,就可将珠绣鞋赠予丈夫和夫家成员。”珠绣门帘布置新房她披露,传统的峇峇娘惹婚礼也很讲究,新房以珠绣门帘布置,使新房更添喜气。有别于姨祖母时代许多娘惹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的情况,林秀星不但有幸接受教育,而且还接受了完整的小学及中学教育,直到中五毕业为止。步入社会后,她暂且放下针线活儿,执起教鞭在杏坛培育英才多年,直到20年前退休后,她才重新拿起针线串珠儿。由于当过教师多年,且曾当过小学的校长,因此,她深知文化传承的重要性,加上有感于传统手艺逐渐被时代的洪流淹没,使得如今鲜少有人懂得娘惹珠绣手艺,于是,她重拾针线后,不但勤于珠绣,同时也不吝于把这门手艺传承给更多人,以便娘惹艺术文化得以经由每人手中的一针一线传承下去。“我是有教无类,无论是谁,我都愿意教导他们珠绣手艺。”自从退休后,她即展开长达20年的娘惹珠绣手艺的教学生涯。她曾在非政府组织教导单亲妈妈珠绣手艺,以期她们能以一技之长谋生。她也曾在槟城古蹟信託会开班教导娘惹珠绣,不仅各族人士热心参与,更收了些外国学生,让她感到万分欣慰,也期盼娘惹珠绣手艺得以跨越种族和国界,在世界各处发光发亮。走入中学校园传手艺“要完成一件珠绣手工艺品,需要有一颗耐心。”桃李满天下的林秀星深知初学者在学习珠绣时,难免会因技巧不纯熟而感到挫折。但在她的鼓励下,学生们都没有半途而废,最终都没让老师失望。“珠绣不只是一门手艺,更可以是纾解压力的管道,同时也能培养出刺绣者的耐心和恆心,以及提高他们的专注力和观察力。”她认为,民众可藉学习珠绣来抒解压力并稳定情绪。“我也曾到医院教导癌症倖存者珠绣,帮助患者舒缓情绪。”她也从珠绣手艺中体会到人生哲理。“在学习珠绣的过程中,多少会面对针线纠缠不清的时候,就如人生中难免心有千千结无法解开一样。珠绣让我学会的不只是手艺,我更从珠绣的经验中了解到,人生中有许多问题并不是只有一个解决方法。当一个方法行不通时,可以转个念头寻找其他解决方法,就如当针线纠缠在一起时,可以尝试转换缝纫技巧,缠绕的结自然就会解开。”鼓励学生多发挥创意对于处于初学阶段的学生,林秀星多先教导他们缝纫简单的图案。当学生掌握了基本技巧后,她才鼓励他们发挥创意,自行构思图案,绣出独树一帜的艺术品。当天,她提供女中学生每组几幅参考图,让学生可从简单图案开始来掌握入门技巧。“不是每个人做事都会马上成功,因此,我让学生自己先面对问题,让他们先自行思索并寻找解决方法后,我才提供适当的建议和指导。如此一来,学生才能对问题印象深刻,并从错误中学习到正确的珠绣方法。“待学生能绣出简单的图案后,我再鼓励他们开发创意自己设计构图,然后以珠绣出自己设计的图案。”她鼓励学生发挥创意,自行创新和构思新的图案,以为娘惹珠绣添加新元素,以便传统娘惹手艺经得起时代的考验,成为一股新的时尚潮流。“不只是珠绣鞋,珠绣手工艺品还包括手鍊、项鍊、耳环和手提包等,可谓琳琅满目。有单亲妈妈学珠绣后得以自力更生,因她绣出的精美作品都成了抢手货。喜见高徒闯出一片天林秀星认为,并非只有女性才能学珠绣,曾有一名年轻男学员在学了珠绣技艺之后,开设了专卖珠绣手工艺品的店面。所谓“名师出高徒”,当林秀星看到学生学有所成,并自行闯出一片天后,她也为此感到与有荣焉。近年来,她除了传授娘惹珠绣手艺予学生,同时也与学生一起推动慈善事业。“我与学生一起完成各种类的珠绣手工艺品后,在庙会售卖,再将售卖工艺品所得全数捐给佛义洗肾中心。”在传承娘惹传统手艺之时,她也不忘为慈善献力,使传承文化及慈善领域多添一份人力。学生心中话鲁阿菲卡中二学生我曾在参观槟城娘惹博物馆时看过娘惹珠绣,过后,我并不曾亲手做过珠绣。这是我首次参与珠绣活动,我在选择了图案,还有喜爱的彩珠颜色后,就开始在白布上进行珠绣。初时,我觉得困难重重,绣了半小时后,终于完成一小格子的图案。我觉得娘惹珠绣手艺非常具有挑战性,而这个经验也让我比从前更了解娘惹文化。”莎丽妮中四学生在此之前,我不曾听过和看过娘惹珠绣,经乔治市世界遗产机构的志工讲解,我才了解珠绣是娘惹的传统手艺。我懂得基础的缝纫技巧,但起初我还是无法掌握珠绣的技巧,花了很多时间来摸索后,才逐渐上手,我会尽我所能完成3个小格子的珠绣图案。通过学习其他族群的手艺来互相交流文化的做法很重要,因此,我以后还是会再学习其他种族的传统手艺,藉此了解其他族群的文化。/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08.18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